坐 耙 (散文)

字体:
发布时间:2017-03-06 12:04:13
来源:海潮传媒

梁海潮

  春雷响,农耕忙。父亲是种地老把式,过罢正月,就开始套牲口犁地,进入春耕生产。那时候,乡村没有幼儿园,五六岁才能入学上学前班。这之前,孩子们闲在家里没事,常跟父亲下地玩。

  最有趣的,就是父亲耙地时让我坐耙。

  地离村很近,父亲什么时候下地套犁不知道,我被母亲叫醒已经是天快“饭时”,(“饭时”是我们这儿的方言,指吃早饭,约早上七八点;午饭叫吃晌午饭,晚饭叫喝汤。)母亲牵着我的手,来到村头大田地。父亲蹲坐在田头石块上抽旱烟,初升的太阳把大地镀上一层金灿灿的颜色,父亲汗渍渍的脸上映射着古铜色的光芒。刚犁的土地散发着泥土清新的气息,鼻子像感冒吃了大葱一样清爽剔透,有种想打喷嚏的痛快感。两只牛或卧或站地在那里倒沫(反刍)。

 只要牛倒沫,就该耙地了。听父亲说,牛倒沫预示着牛歇过了劲。如果不倒沫,说明牛的累还没歇过来,继续使牛,会把牛累坏的。

  父亲不识字,没文化,可父亲对农耕谚语却能一说一大堆。父亲说:到了惊蜇节,耕地不能歇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春光一刻值千金。犁要深,耙要匀,庄稼保墒长得勤。

  父亲把卧着的牛吆起来,扶正牠们脖子上的牛梭头,然后将犁钩摘下来,换成耙,把缰绳的一端绑在耙的右外角或左外角。这个动作便于耙地时提耙压碎大坷垃。

耙第一遍,父亲是不让我坐耙的,梨浪大,地沟深,耙在上边走不平,小孩坐在上面不安全。父亲左手拽着缰绳,右手抡着牛鞭子,右脚先踏在耙沿上,“打打喔”一声吆喝,牛低头弓脖,打着响嚏,拉耙前行,父亲趁势将身子往前一提,左脚迈上去,稳稳踩在耙的前梁上,保持平衡。耙在父亲脚下,像一叶扁舟,耙过之处,沟壑渐平,如碧波荡漾的湖面,未耙之地倒像翻滚的波涛,对比非常明显。我很佩服父亲驾耙的本领,像茫茫江面上熟练的艄公,潇洒自如。

坐耙是有讲究的,不能面朝前坐,倘若牛猛蹿一下,失去重心,会仰倒在地。坐耙要面朝后,屁股坐在耙前沿中间,两脚蹬住耙后梁,手紧紧抓住屁股两侧的耙撑,这样坐耙稳当。耙梁上绑有绳扣,这是父亲专为我坐耙绑上去的,怕耙蹭破手,让我抓住绳扣环。

回想起坐耙的感觉,实在是一种享受,像坐车,像坐船,起起伏伏,凉凉的泥土撞击着屁股,一似奔腾的波浪在臀下拍打;如果闭上眼睛,还有坐飞机的感觉,晕晕乎乎的,耳旁听到的是牛的喘息声和父亲的吆牛声,加上耙齿划泥土的声音,妙不可言。

遇到稍微上坡的地方,父亲会跳下耙来,让我一个人承耙,减轻牛的负重。牛是庄稼人半个家当,父亲很惜牛。记得父亲对我说:淋牛晒马。牛不怕雨淋,但牛不能累出汗,一旦出汗,牛就累伤了。有一次别人借我家牛犁地,打了牛一鞭子,父亲就对那人吼了一通,心疼的用梳子把牛毛梳理了半天。父亲吆牛声音很大,但从不舍得用鞭子抽,父亲把鞭子在空中甩得炸响,只是吓唬吓唬牛,牛就忽忽的往前冲了。

当年,我们村主要靠种地过生活,成为种地行家里手是一种本领和荣耀。父亲耙地时常对我说:如果坷垃大坷垃多,身子要往前倾,前脚用力,坷垃就易耙碎;如果遇到不平凹地,身子往后斜,后脚用力,耙会把土嗡到低凹处,耙地耙地,就是要把地耙平耙匀。土地长着眼,耙地不偷懒。一般春地要耙四五遍,麦地要耙八九遍,耙的遍数越多,地就越保墒。

我的童年家里贫穷,父母从没给我买过什么玩具,更没有各种各样的童车电车之类,唯一让我感到快乐的,就是坐在耙梁上,感受土地般深邃而厚重的父爱。现在的小孩子们恐怕很难有机会体验坐耙的感觉了。

多想让父亲再叫我坐坐他的耙车呀!

我那遥远的童年!我那难舍的春耕!我那难忘的浓浓的乡愁啊!

 

【编辑 一鸣】

>更多相关文章
网友评论
[!--temp.pl--]
每日资讯 | 国内新闻 | 国际新闻 | 社会与法 | 社会万象 | 奇闻轶事 | 娱乐热点 | 地方特色 | 车界动态 | 新车上市 | 体坛要闻 | 篮球风云 | 中国足球 | 理财生活 | 创富故事
关于本站 - 广告服务 - 免责申明 - 招聘信息 - 联系我们
每日资讯 版权所有 Copyright ©2012-2015 mr-zx.com Corporation.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09015033号